10. 灰暗过去(一)
11/133

10. 灰暗过去(一)

  自从体检时间之后,谢云赤果果地晾了吕子清半个月,虽然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,但是谢云还是没管住自己任性的脾气。

  扯上亲近的人尤其家里人,谢云从来决绝得近乎偏执,虽然她也觉得自己的迁怒也有些过分了,而且心里也明白吕子清很少办这种不靠谱的事,但也因为很少,所以突然的这么来一次,还是够谢云着急上火的。

  对于亲人这个字眼,谢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那么重视的,因为从很早很早开始就在无意识中站在了一个奇怪的维度,拼了命地地护短或者是将所有在乎的东西掌握在手里,抓在面前,看在眼里,才能格外放心,甚至连同身边亲近之人,都是如此。

  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,而是顾念所不见的,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,所不见的是永远的。或许是害怕未来某一天突然而至的消失吧。

  当然,跳过这矛盾的一格,吕子清作为朋友也很重要,但是谢云太清楚自己的厚此薄彼了,因为她知道,在她心中,相较于亲人,吕子清只能在关注的后面。

  甚至,在吕子清和她说母亲被一个人落在医院时,她有一瞬间的自我厌弃,不该那么容易相信别人。

  确实这样挺恶心的,谢云自己都嫌弃。

  趁着纪繁溪回来,吕子清果断和她们俩凑顿饭,彼此给个台阶下,她也没有理由拒绝乘机会化解这次不算冲突的冲突。

  说到纪繁溪,是大学认识的,同在江大,谢云和她算是真正的不打不相识。

  当初大一,纪繁溪金融专业,谢云广告专业,两人都是专业分宿舍剩出来的人,所以最后又从隔壁宿舍分出一个梁思以和他们硬凑成了三人宿舍。

  而且两人性子里有些抵触的成分在,静和动,水与火,而且专业相悖,一个偏财经一个偏设计,怎么看都不是一路的,所以日常也就大矛盾没有,小矛盾不断。

  不过,人和人的关系真的是很微妙的,只是很简单的小事就可以成为契机,将之前的所有被动化为主动。

  想起两人因为互相不对付而打赌哄走对方的桃花,最后统一一人倒下楼一盆水之后的相视而笑,直到现在都让谢云觉得人和人的关系真的是妙不可言。

  下午的时候阳光蔫蔫的,正合谢云这种人的心意,不会太晒,不用涂防晒霜,见个朋友也不必大张旗鼓地打上粉底画上精致的妆容,想想都他妈的麻烦。

  谢云还是个十足的懒鬼,一切能流汗的运动都拒绝,这种人活该死在家里没人管。

  温度适中,星巴克的铜色门把被阳光温暖的十分称手,谢云丝毫没有犹豫地推门走了进去。

  混合着咖啡香气的空气就扑面而来,把谢云略显干巴巴地表情缓和了一下。

  越过几对交颈鸳鸯,不去看角落里两个侃侃而谈的老外,谢云在感叹星巴克满满装13风格的同时,很快准确定位到了魔女所在地,还是低胸短裙大浓妆,左手端着咖啡,右手拿着手机,优雅而美艳,完全像是从杂志上走出来的风情女郎,这一直是纪繁溪的风格。

  吕子清还没来。

  “哟,享受资本主义荼毒的人终于回来了,这是要继续来祸害我们了?”

(本章完)

下载汤圆创作APP

随时随地追更新,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~还能和作者聊骚,快快下载!

尊亿娱乐客户端下载